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历史回眸

史湘云:行走在大观园里的女侠

时间:2016-12-18 17:56:54   作者:商玉玲   来源:网络转载   阅读:275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《红楼梦》里的湘云,论才情不逊钗黛,论豪爽不输须眉,那份英姿与豪气,在一片脂粉气的大观园里别具一格,华彩灼灼。毕竟,林妹妹太娇弱了点儿,宝钗太假正经了点儿,唯有湘云,即可狡黠,也可灵动,即可豪情,也可妩媚,能与宝哥哥月下对酌,也可与黛玉共论诗书,身上那份磊落与率真,无人可及。《红楼梦》中对湘云似乎没有外貌上的具体描绘,...

《红楼梦》里的湘云,论才情不逊钗黛,论豪爽不输须眉,那份英姿与豪气,在一片脂粉气的大观园里别具一格,华彩灼灼。毕竟,林妹妹太娇弱了点儿,宝钗太假正经了点儿,唯有湘云,即可狡黠,也可灵动,即可豪情,也可妩媚,能与宝哥哥月下对酌,也可与黛玉共论诗书,身上那份磊落与率真,无人可及。

《红楼梦》中对湘云似乎没有外貌上的具体描绘,但她的种种情态最为可人。那次回贾府与黛玉同居一室,早上宝玉去叫俩人起床,描绘的场景便是:湘云一把青丝拖于枕畔,被只齐胸,一弯雪白的膀子撂于被外,又带着两个金镯子……憨态可掬有没有?那种随意潇洒间透出的风情万种,却与轻佻丝毫不沾边,这个风情之火候,多一点是轻佻,少一点是造作,唯有湘云恰到好处。

《红楼梦》中的姑娘小姐,个个都是有心机的,说话办事点滴不漏的那种。但观湘云,从来就是率性而为,在她的心里,没有太多的条框与尊卑之分。湘云论起来,也是贾府的尊贵亲戚,是贾母最喜欢的小辈之一,换成别人,该端着一副小姐的架子。可是湘云,与翠缕谈天论地,与袭人交心掏肺,教起香菱写诗更是实实在在,恨不得把自己知道的全倒出来,全然没有一点主子的架势,与一切人皆能平起平坐。

湘云与黛玉有很多的地方可以惺惺相惜,但两个人的关系并不是特别铁特别融洽。究其原因,我觉得多少有宝玉的成分在内。湘云与宝玉从小也是一起长大,但黛玉来了之后,娘家侄孙女与嫡亲外孙女的分量终究不同,贾母更疼黛玉或许湘云并不太吃醋,但从此她的“爱哥哥”眼里却只有了一个黛玉,才是她心里的一根刺。

所以我们就不难理解,为什么潇洒大气的湘云,讽刺起黛玉来毫不留情,一次又一次因为林妹妹怄气。那次贾府看戏时凤姐把黛玉比戏子那个细节,真是相当的精彩。凤姐说了一句:“这孩子扮上活像一个人。”满屋看戏的人都是心里知道嘴里不说,独湘云赶紧接上一句:“我知道,是像林姐姐的样儿。”因为像黛玉,湘云便不由自由地口无遮拦,巧妙婉转地表达了一下微妙的醋意。可是,偏偏宝哥哥这个傻子给她使了个眼色,“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”的湘云竟勃然大怒,立即要收拾东西走人,面对宝哥哥的解释,甩出这样一句话:“大正月里, 少信嘴胡说,这些没要紧的恶誓,散话,歪话,说给那些小性儿,行动爱恼的人,会辖治你的人听去!别叫我啐你!”看看啊,为了宝哥哥一个眼色,就噼里啪啦把完全没参与其中的黛玉损了一番,活生生吃醋女孩的模样,全然没有了平日的豪情万丈不拘小节。

尽管如此,总体的湘云还是可爱的,相比之下,她应该是红楼梦中最不矫情造作的一个。最为欣赏的就是醉卧芍药丛中的那番描写了:“湘云卧于山石僻处一个石磴子上,业经香梦沈酣,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,满头脸衣襟上皆是红香散乱;手中的扇子在地下,也半被落花埋了,一群蜜蜂蝴蝶闹嚷嚷的围着;又用鲛帕包了一包芍药花瓣枕着。口内犹作睡语说酒令,嘟嘟嚷嚷说:‘泉香而酒冽……醉扶归,宜会亲友。’”此情此境,妩媚中自带风流倜傥的男儿气概,这份才情与潇洒,唯美惊艳,动人心魄,当真是世上最美的醉态。

从湘云的判词和曲词中就可以看出,其实她的身世相当孤苦。“襁褓中,父母叹双亡”,跟着叔婶生活,在家做不得一点主,家里的针线活儿大多是她做,三更半夜做活儿是常有的事。如是,她外表潇洒不羁,实则是很需要温暖的一个人,于是八面玲珑的宝钗对她的关爱就让她牢牢记在了心里,而林妹妹虽同样寄人篱下但清高孤傲,于是相比之下,湘云自然是向温暖的宝姐姐靠近了。

但是,湘云仍旧是个拎得清的有侠气的女子,与宝钗亲近归亲近,但我认为,她心中认同的知音仍旧是林黛玉。所以尽管她与林妹妹时有龃龉,经常拌嘴,但我们可以发现,湘云和黛玉在七十六回的“凹晶馆联诗悲寂寞”,又重新拾起了友情。那一次的中秋赏月,老祖宗叹不似当年热闹,宝哥哥想着晴雯的病情,探春家事烦恼无暇游玩,宝钗更是早早离席。于是,在那个美好的夜里,就剩下这两个真正浪漫、真正有文艺情怀的女孩儿在聊天联诗句了,我由衷地相信,在那晚,她俩的友情似天上圆月,分外温馨分外温情。

两人那些以前的芥蒂消失殆尽,那两句美好而凄凉的联句就在此氛围下诞生: “寒塘渡鹤影,冷月葬花魂”。这两句联诗,当是全书中最凄美最有艺术高度的两句了。犹记得湘云这样宽慰郁郁寡欢的林妹妹,“你是个明白人,何必作此形像自苦。我也和你一样,我就不似你这样心窄。何况你又多病,还不自己保养。”这样掏心窝子的话,颦儿听了能不感动吗?那一晚,湘云说:我要闹林姑娘半夜才罢。听懂了吗?意思是这次我要和林姑娘一起去睡,说明湘云与黛玉的友谊依旧坚不可摧,她俩才是精神层面上真正的知音吧。

尽管湘云自身有诸多的不如意和烦恼,但在贾府里,她更多的是用一派天真无邪来掩盖自己的落寞坎坷,女扮男装,纵情欢笑,大烧鹿肉,不仅自己吃得津津有味,还带动宝琴等都围上来尝鲜,记得林黛玉打趣她:“今日芦雪庵遭劫,生生被云丫头作践了,我为芦雪庵一大哭!”史湘云伶牙俐齿回击:“是真名士自风流,你们都是假清高,最可厌的!我们这会子腥膻大吃大嚼,回来却是锦心绣口!”那份潇洒爽利,再找不出第二个了,芦雪庵联诗句更是才思敏捷,笑傲全场。

同样,湘云对自己的才气也是很自傲的,特别是那句“萧疏篱畔科头坐,清冷香中抱膝吟”,把这种情态表现得淋漓尽致。与大观园诸多女子相比,湘云的的可贵之处就在于,虽然内心落寞,却始终愿意以潇洒的笑脸行走在大观园的江湖,像一位最具风骨的女侠,于一派天真无邪中活出了自己独有的风格,尽管她的整个人生,透着淡淡的哀伤,但仍能让我们牢牢记得她。


标签:红楼梦 大观园 林妹妹 风情万种 哥哥 

出处:琴台雨巷

网址:http://www.69311.net
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


相关评论

免责申明: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,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,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!

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,仅供网友研究探讨,本站不对验方、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。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

   站长QQ:372486681  QQ交流群:331328025  豫ICP备1301249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