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名人轶事

拜一千座庙,不如读一次南怀瑾(下)

时间:2017-9-11 17:29:18   作者:国馆   来源:http://www.360doc.com/userhome/14988838   阅读:152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南怀瑾曾经想到峨眉山大坪寺,借阅大藏经。但当时阅读大藏经的只能是僧人,南怀瑾心地澄明,不纠结在家还是出家,于是欣然剃度,开始了出家生活。初到峨眉山,才得知闭关的地方是闹鬼的,之前有几个人都被吓跑了。南怀瑾住进去之后,先对那个地方破口大骂,从此以后竟然天下太平了。他打算用三年时间闭...

拜一千座庙,不如读一次南怀瑾(下)


南怀瑾曾经想到峨眉山大坪寺,借阅大藏经。

但当时阅读大藏经的只能是僧人,南怀瑾心地澄明,不纠结在家还是出家,于是欣然剃度,开始了出家生活。

初到峨眉山,才得知闭关的地方是闹鬼的,之前有几个人都被吓跑了。

南怀瑾住进去之后,先对那个地方破口大骂,从此以后竟然天下太平了。他打算用三年时间闭关读书,每天最少二十卷经文,因此时间过得非常紧张,但也充实。

峨眉山入冬以后,冰天雪地,与世隔绝,是一个人间仙境。

到了夜晚,南怀瑾抬头一望,一轮明月当空,天地悠悠,万籁俱寂,他心里却没有一丝孤独寂寞感:

人生的最高修养是守得住寂寞,能欣赏得了凄凉。修道人面对凄凉的境界,会觉得很舒服。”

 

三年过后,南怀瑾还俗下山,因为他要兑现他闭关前的承诺。

当时他带着一帮师兄弟,在峨眉山上向普贤菩萨问了三个问题,希望得到菩萨的解答:

第一,自己修行证悟的,到底对不对?

第二,给六道里的恶鬼施食,自己的方法对不对?

第三,闭关读大藏经,将来出来弘扬三教百家的学问,接续中国文化断层,这样做到底对不对?

话音刚落,夜空下突然出现一道白光,照得像白昼,然后响起一个裂空之声,众人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得了,南怀瑾从此心里有谱了。

一听说他还俗,大家对他都很不了解,甚至有人谩骂他不守戒律,枉为佛弟子。

他作诗以明志:

不二门中有发僧,聪明绝顶是无能。此身不上如来座,收拾河山亦要人。

他要收拾的,不仅是这个破碎飘零的国土河山,更是我们近百年来备受侮辱的中国文化的河山。

拜一千座庙,不如读一次南怀瑾(下)


 

拜一千座庙,不如读一次南怀瑾(下)


由于与国民党关系密切,1949年后,南怀瑾选择去了台湾,为了生计,他与别人合伙承包下了三条船,在琉球和舟山之间往来运货,赚了不少钱。

他给自己的船行起名叫“义利行”。大陆逃来了不少落魄的人,大多求救于南怀瑾。他不仅用钱财接济人家,有时还要救人一命。

当时国民党在台湾实行身份证制度,从大陆来的人要办身份证,需要台湾的人作担保。如果查明这个人是共产党,那么连担保人也要送命的。

南怀瑾菩萨心肠,给许多人做了担保,后来索性做了一个私章,放在联检处处长那儿,凡是能够说出他的名字的,他都做担保。

结果那段时期,得到南怀瑾担保的人多达四百八十多个。

如此仗义,义利行却没有得到多少庇荫。

有一天合伙人突然出现在南怀瑾面前,说他们三条船都被国民党征用去运兵了,损失了几千两黄金。

合伙人黯然伤神,面无血色,南怀瑾却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:

“没有事,不要紧,你先回去,洗个澡,睡一觉,生意的事明天再说。”

当时南怀瑾自己也有很重的家室之累,能有什么办法?但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安慰别人。义利行是没办法挽救了,但世间之财,不都是美若云彩、脆若琉璃么?

从大老板变成了穷光蛋,南怀瑾搬到了一个菜市场旁边去住,有时甚至要靠典当衣服来维持生活。

他的学生去看他,描述过他的生活状况:

“一家六口挤在一个小屋内,'家徒四壁’都不足以形容他的穷。然而,和他谈话,他满面春风,不但穷而不愁,潦而不倒,好像这个世界就是他,他就是这个世界,富有极了。”

再大的钱财也要放下,否则就要遮蔽住自己内心的风景,多不值得?

拜一千座庙,不如读一次南怀瑾(下)


 

拜一千座庙,不如读一次南怀瑾(下)


南怀瑾始终没有忘记自己出山来的根本任务,那就是接续中华文化。

在台湾的陋巷之中,瓦不闭月、门不闭风,他一手抱着嗷嗷待哺的娃,一脚踢着摇篮哄另一个娃睡觉,旁边还站着一个孩子在哭,他另一只手腾出来写书,每天洋洋洒洒六七千字,写出了他第一本佛学书——《禅海蠡测》,几经周折才得以出版,定价5元新台币。

书的封面写上了一句豪言壮语:

“为保卫民族文化而战!”

可是书出以后,根本没人买。

不仅他自己写的书卖不掉,连别的佛书也卖不掉。

他托自己的学生帮他卖书,学生坳不过,勉强请几个屠宰场的老板大发慈悲,卖了几十本。

后来佛法大盛,南怀瑾正愁着没书送给别人读,他叫学生去屠宰场那里把书要回来,反正他们也不读,别浪费。

学生回来告诉他:

“书已经全部没了。”

南怀瑾大惊:

“书都到哪里去了?”

“他们把书拿去包猪肉包牛肉去了。”

回忆起这事的时候,南怀瑾还是哭笑不得。

想要在一个文化沙漠播种文化,其难度之大,可见一斑。

要做成难度如此大的事,南怀瑾发心之大,也可见一斑。

后来台湾佛法大盛,华人世界谈佛论道很平常,南怀瑾写的书越来越多人看,他的版税也越来越高,南怀瑾笑言:

“写书的人不但要有耐心,还要活得命长才行。”


拜一千座庙,不如读一次南怀瑾(下)

 

拜一千座庙,不如读一次南怀瑾(下)


除了著书,南怀瑾还要讲学。

一开始没人信他。

“听说有个南老师来了哎,专门讲佛学的。”

“哎哟,他真的姓南吗?我看他是来念'南无阿弥陀佛’的,所以故意弄成姓南的。”

好不容易收了几个学生,本来大家凑钱要建一个修学的地方,结果承包工程的人夹着他们的钱跑了。

那几个学生顿时对南怀瑾很不爽,让他顿觉世态炎凉,人心凉薄。

但毕竟大家生活都艰难,好不容易匀出一些钱来跟他学习,现在却只能不了了之。他只能把罪责都担在自己身上了。

在台北,他租了一所公寓,办起了他的国学班。班上专授禅学、中医等课程,面向社会大众,不论是谁都可以报名,费用全免,而且他还要给学生零花钱。

有一次他租的是一个尼姑的四层楼,他在楼上煮饭给学生们吃,尼姑一闻到荤菜的味道非常不高兴,要他们赶紧走。

学生们去劝,劝不住;南怀瑾只好亲自去,保证下不为例,最后还索性跪了下去。

尼姑惊呆了,答应让他继续办下去。

私人办学那几年,南怀瑾欠下了上千万新台币债务。而且有很多都是高利贷,没钱还的时候,他只能自己去坐牢。

南怀瑾说:传播中国文化之痛苦,“如万针扎身。”

但是,从来世间法和出世间法难以两全。“修菩萨行的人,终其一生的作为,无一不在苦行之中。佛说以苦为师,苦行也就是功德之本了。”


拜一千座庙,不如读一次南怀瑾(下)


拜一千座庙,不如读一次南怀瑾(下)


虽然书是没人看的,但南怀瑾还是不停写书。写到《楞严大义今释》的时候,胡适一看,好书,于是把他推荐去台湾辅仁大学教书。

南怀瑾与一般的学究不同,他不喜欢从故纸堆里爬剔出故事,这样的讲解没意思。

中华文化是活泼的,与生活息息相关,因此他的讲述也从生活中信手拈来,佛学、易学、道家哲学在他讲来,都很好懂。

因此,他讲课时,盛况空前:不仅教室里坐满了学生,连窗外都站满了要把头伸进来听课的人。

与之相比,其他教授的课堂就显得很冷清了。

南怀瑾有一位学生在师范大学任教,与同事讨论要不要把南怀瑾也请来开课。

他们去向老教授提议,结果老教授说:

“如果请南先生来教孔孟学说,当然是一流的教授;

如果讲道家的学术,南先生也很精通;

如果是讲禅宗,那更是他的老本行;

所以说,请了他来,我们这些老师恐怕就失业了,到时到哪里讨饭吃呀?”

南怀瑾听说了这样的话,一年之后,主动把自己所有的课都停了:

“为了避免造成别人的不愉快和难过,自己应该急流勇退。以免他日遭忌,反而不妥。”

当时学术界和现今的学术界一样,都是假学术之名勾心斗角的地方;而南怀瑾这样的清流,宁愿牺牲自己也不损害别人。对于名誉,也是说放就放,丝毫也不眷恋。


拜一千座庙,不如读一次南怀瑾(下)



拜一千座庙,不如读一次南怀瑾(下)


南怀瑾名声越来越大,连军政界人物都来听他课。

他每周四给他们开课,主要讲历史哲学,如《史记》、《长短经》、《战国策》和《阴符经》等,只谈学问不论国是。

蒋介石听说岛内有这么一个人,急忙请他给三军驻地巡回演讲。

有一次南怀瑾去某军营上课,在山腰上看到许多荷枪实弹的士兵,一副战时戒备的阵势。

上了讲台,发现台面上多了一支话筒,线头直接拉到讲台隔壁的一个房间里,南怀瑾马上意识到:

今天老蒋先生也来听课了。

过后不久,蒋介石宣布要在岛内设立一个“中华文化复兴运动推行委员会”,他自己亲任会长,邀请一大批学者参与,最重要的,是他想请南怀瑾主持实际工作。

但是,南怀瑾还是拒绝了。

这个决定,在情理之外,也在意料之中。

蒋经国要来拜访,亲自来到他家以后,发现南怀瑾只身穿日常衣服迎接,而且没有丝毫让他进屋的打算。

“南先生,方便让我进来看看么?”

南怀瑾摆摆手:

“陋室过于狭窄,还是不看为好。”

没办法,蒋经国最终还是请南怀瑾上他的车,两人在车中密谈了两个多小时。

后来,可能感到蒋经国不太喜欢他给自己的党国重臣开课,南怀瑾主动出走美国,离开了居住了三十多年的台湾。

有的人视权势熏天为成功一大标准,削尖脑袋都要挤进权利核心,供人差遣,以为自己玩得转权力的游戏,结果被人玩了都不知道;

南怀瑾却视权势如敝履,一直冷眼旁观,政界巨子在他看来也不过是门外客。只有不需要舔跪任何人,人才能够真正找到自己。


拜一千座庙,不如读一次南怀瑾(下)




拜一千座庙,不如读一次南怀瑾(下)


南怀瑾定居香港的时候,1988年初春,家乡浙江温州的领导专程赴香港拜访他,说起了一条搁置已久的铁路——金温铁路,他们希望南怀瑾“能起而倡导兴建金温铁路”。

南怀瑾一想:

兴建铁路可不是一般的事,需要周密布局,而且耗费巨大,他一个人哪里找那么多钱?

于是他很快拒绝了。

但温州的领导没有退缩。

他们先是给南怀瑾的香港寓所与温州老家架设转线,让他能与音讯隔绝40年的发妻通话。虽然只有短短40分钟,已经让南怀瑾热泪盈眶,激动难抑。

随后他们特意请发绣大师用南怀瑾老母亲的白发为她绣了一幅肖像,送给了他。南怀瑾看到这份珍贵礼物,老泪纵横,顿时跪地叩拜母亲肖像。

领导殷切至此,想必是这件事必定只能依靠南怀瑾的巨大声望和影响力才能办到。南怀瑾不再推辞了,毅然承担起了这份重责。

他利用自己的影响力,在海外筹集了上亿美元的资金,成立与政府合营的公司。铁路建成以后,各重要车站保留了1500亩土地,供公司开发。

而这1500亩土地,早已经因为铁路开通升值了十倍以上。

有人非议南怀瑾投资,纯粹为了赚钱。南怀瑾只是笑了笑,把公司转为股份制公司,出让了大部分股权给当地市民,那1500亩土地,他一寸都没要,还劝自己的学生:

“想搞赚钱的投资,到别的地方去做,不要到这条铁路沿线做。否则,就讲不清了。”

 

曾有学生叫南怀瑾为儒释道大师,南怀瑾笑了笑说:

“什么儒释道,都是乱讲的。不要把儒释道只当做学问,要紧的是努力做实修的功夫。”

南怀瑾跟一般的国学大师太不一样了,他并不学中国文化,他是在做中国文化,践行中国文化。而这是一件非常难的事,现在也没多少个人肯做。但南怀瑾义无反顾地做了,而且做得相当出色。

中国文化,其实就两个字:“无我”。

要做到“无我”,就得学会放下。放下过后,就知道这个世界的一切风景,其实都是我们内心的风景。

以无我而能成其我,以放下小我而能看见大我。

这就是南怀瑾的胸怀与气度。

他曾经说:

“在我个人的理想与希望来说,修一条地方干道的铁路,不过只是一件人生义所当为的事而已,我们真正要做的事,是为子孙后代修一条人生走的道路。”

这一条路,他自己走了一生,也希望每个中国人,都能走一走。


拜一千座庙,不如读一次南怀瑾(下)


标签:一千 不如 一次 

出处:琴台雨巷

网址:http://www.69311.net
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


相关评论

免责申明: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,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,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!

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,仅供网友研究探讨,本站不对验方、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。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

   站长QQ:372486681  QQ交流群:331328025  豫ICP备1301249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