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守望亲情

寻找儿时的记忆

时间:2018-3-16 6:20:49   作者:李繁荣   来源:作者原创   阅读:142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李繁荣,农民,高中毕业,河南省鲁山县人,平顶山市作家协会会员。文学爱好者,写有诗歌、散文、小说。其作品发表于鲁山《尧神》、重庆《二月文学》、平顶山《新青年文学》、《开拓》杂志上,及其它网络平台...
寻找儿时的记忆

寻找儿时的记忆

    李繁荣


 

832917533741803498_副本.jpg

李繁荣,农民,高中毕业,河南省鲁山县人,平顶山市作家协会会员。文学爱好者,写有诗歌、散文、小说。其作品发表于鲁山《尧神》、重庆《二月文学》、平顶山《新青年文学》、《开拓》杂志上,及其它网络平台。

时间过的真快,一晃,我们这一茬人已是五十几岁的年龄,已到了爷字辈的辈份了。望着年轻活泼而又可爱的子孙,我是多么的快慰和羡慕呀!尽管如今丰衣足食的子孙,和我们可怜巴巴的童年形成相当大的反差,可我还想回到过去,回到无优无虑的童年。

正月初6的下午,伏牛山上还笼罩着新年的气息,大人小孩还都沉浸在节日的氛围里。我闲来无事,迎着春风,迎着和煦的阳光,带上手机,独自一人向儿时的故居走去。我想在残垣断壁,抑或是山石树木里寻找我儿时的记忆……

t012abd4035b490dc45_副本.jpg

我的故居就建在一个山青水秀的地方。背后依山,前面依河,因为坐落在河的东面,因此就叫河东坡。

河东坡房后的山,是从八百里伏牛山的躯体里分娩出来的一条小山,此山连绵起伏,上至城望顶,下至四棵树街。老房子早已不见了,地基已改成旱地,只有用石头堆砌的房屋根基,还见证着此地曾经有人住过。

23429381_0800_副本.jpg

我站在老宅子基地上,在目所能及的范围里举目远望,东南是巍峨挺拔的滑石山,西北是起伏的三尖山。居高邻下,门前是一片开阔地,层层梯田鳞次栉比。梯田的外围是一条玉带形的小河,小河迂回蜿蜒,潺潺的流水昼夜不眠的诉说着人间的忧伤。依河曲折的是一条新修的贯穿柴沟村的宽敞大道。

原来的老屋是一色的土墙草房子。十几户几十口人家,拥挤在一个不到七百平方米的地域上。那时的房屋又矮又小,房屋挤着房屋,屋檐挨着屋檐,彼此能听到夜晚打呼噜的声音。和现在居住的宽大房子相比,真不敢去想,人老几辈子的父辈们,是怎么在一片狭窄的地域上居住的。

寻找儿时的记忆那时候是大集体,人们的生活条件很低下,粮食总是供不应求。群众分粮食,是按工分和人口的比例而分配的,人口少劳力多的家庭粮食还免强够吃,而人口多劳力少的家庭总是吃了上顿没下顿。平日里不要说是吃肉了,就是吃油都很困难,当时最流行的一句土话就是“葱花扮香油,不吃不吃两咯娄。”生活的主食是稀饭、红薯、窝窝头,副食是萝卜、白菜和山野菜,如果那家吃一顿大米干饭,抑或是炒上一顿熟菜,漂浮在寨子上空的浓浓香味,一定会勾出整个寨子上大人小孩的口水来,并因此会引出一些议论的话题:“某某家又在改善伙食了!”

我爷爷那一辈六弟兄,只有大爷和四爷留下了后代。大爷就是我的爷爷。除了单身的五爷外,其它五个爷爷我都没见过,抑或是记不起来。我父亲有五姊妹,有个姐姐,有个弟弟,俩个哥哥一个是病死,一个被饿死。叔叔和叔妈留下五个未成家的子女也相继去世。我母亲是青海人,十五岁嫁给父亲,父母生育我们六姊妹,三男三女,我是老三,男孩我最大,大姐从小跟随处婆在青海长大,并嫁在青海。

父亲从小因家里穷,没读过书,靠聪明的记忆力,在学堂的窗外偷听,记下几个文字,也算是在村上有点文化之人。父亲当时是大队干部兼代销店的代销员,经常不是开会就是守在代销店里。繁重的劳动和家务事全靠五爷和母亲承担。那时的农村人,每天日出而耕,日落而息,披星戴月,累死累活还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。

尽管繁重的劳动和艰苦的生活都是大人考虑的事情,尽管我们穿着补丁摞补丁的衣服,经受着忍饥挨饿的日子,可在我们幼稚的心上找不到忧伤,找不到嫉妒,找不到尔虞我诈的影子。我们过着苦中作乐,无忧无虑的惬意生活。

在故居拥挤的房子前,是一条宽窄不一,贯穿寨子南北的道路。道路的外沿,是用石头垒成的八九尺高的石头堰,石堰下面是层层的梯田。每到夏季,绿油油的稻田里流水潺潺,蛙声鼎沸,天空眨着眼晴的小星星,和着穿梭在田间的萤火虫把山沟的夜点缀成七彩虹的梦。到了冬季,细嫩的麦苗上覆盖一层洁白的冰花,珠光闪闪,晶莹透亮。我们就开始喊着从大人口中学来的谚语:“麦盖三层被,头枕蒸馍睡”!

路的外沿,也就是石墙的上面,摆放着大小不一的石头,那就是人们吃饭歇脚的石凳子。每当空闲的时候,抑或吃饭的时候,全寨子的男女老少,都端着饭碗聚在一起,谈古论今,边吃饭边聊天。大人没有猜忌的说笑声和小孩天真无邪的哭闹声,汇成一曲交响曲在依山偎水的寨子上飘荡!一天的劳累和窝在心里的烦恼,随着饭碗里缭绕的热气,和你一言我一语的欢笑声荡然无存。

爱唠叨的母亲,总爱揭我的疮疤,说我从小就吃嘴。说我有一次偷了一块腌肉,像猫吃老鼠似的躲在床下偷吃,还说我经常偷抢别人手中的馒头。

我清晰的记得,每当吃饭的时候,我端个小铁碗,像个讨饭的乞丐站到父辈们跟前,这个分我点饭,那个送我点菜,我总是厚着脸皮,垂涎三尺,来者不拒。

我小的时候,经常害病。我的肚子是个没有良心的肚子,尽管是个馋嘴的猫,却总是瘦骨嶙峋,皮包骨头。有人曾对母亲开玩笑的说:“把他送上山喂狼算了!”幸亏善良的母亲没听他们的话,要不我就和邻居家一个刚出世的哥哥一样,被狠心的伯父用石头对着石头,活活的夺去了一个襁褓中的小生命。以致使他老来无子,得了食道癌被活活饿死。

在我童年的记忆里,除了我点火烧了在野外开荒种地时的伙铺庵外,印象最深的是我的聋子奶,也就是我的四奶奶。我家和聋子奶家是前后院,聋子奶实聋踏天,即便是天上打炸雷也别想惊动她。

我的四爷去世的早,只剩下根成叔和聋子奶相依为命,母子二人只住着一间不足十二平方的草房子。聋子奶虽聋却很勤快,常年养了一窝子兔子。爱打洞的兔子,把窄小的房屋地基,挖成了地道战。勤劳的聋子奶,在大集体干活收工回家时,总是给兔子携带一些青草,除了天天劳动之外,养兔子就成了她的职业和爱好。每当聋子奶回到家里,可爱的活蹦乱跳的兔子,就围着聋子奶打转转。

聋子奶膝下只有一个不爱讲话的儿子,就是我现在的根成叔。一家子俩口人,一个是聋子,一个是会讲话的哑巴。郁郁寡欢的聋子奶视兔子为子女,闲暇时总爱把兔子抱在怀里逗兔子开心,劳累之余,有兔子的陪伴,聋子奶的脸上,也会流露出一种生活压力之外的快慰!

聋子奶养兔子不是当宠物,而是在逢年过节时用来改善生活。日子的困苦,经济的拮据,聋子奶没钱买肉吃,馋了就杀一只兔子,退了毛,放进锅子里,没有香料,放上适量的葱花和盐巴,用柴火炖煮,一小时过后,煮熟的兔子肉,香喷喷的在房屋里、院子里,乃至一个寨子里飘香。

20100222_246c6ab340d1e15e33d6vt69Re9vCtj8_副本.jpg

没有文化的聋子奶,又聋又小气,既不施舍别人,也不贪别人的便宜。也许是因为她没有孙子,也许是因为我是她的至亲,吝啬出了名的聋子奶却对我很好。每当我闻到有一股香味飘来,就知道是聋子奶又杀兔子了,我就蹒跚着脚步向聋子奶家跑去。聋子奶虽聋,可也是明事理的人,骨子里天生嵌着乡下妇女的厚道和善良。每当我光着脚丫,摇摆着身躯进入她的门槛,她就知道我去的目的,并笑喜喜的用双手撕下煮烂的兔子肉送我,我一阵狼吞虎咽,心中充满无限的欢喜。就这样,我总是垂涎而来,打着饱嗝而回。

后来,因为我家人口多,两间草房子实在是容纳不下我们三代八个人的居住,我家搬迁了,搬到离故居一公里之处的名叫稻田窝的地方。

尽管我们搬家了,可我一直还惦记着我的老家,还有我那苦命的聋子奶,每当去上学或放学回来的路上,我放着宽敞的大路不走,却总是沿着弯曲的羊肠小道,走在通往我故居的路上。其目的是想多看一眼,从小让我过嘴瘾的聋子奶。

后来,我长大了,转学了,不再走原来上学的路了,莫说吃聋子奶家的兔子肉了,就连聋子奶的面也很少见了。再后来,我读高中了,转到下汤镇去读书了。当有一天星期六的下午,我从二十几里的学校步行回家后,母亲说我的聋子奶去世了,已下葬。我的大恼如五雷轰顶,顿觉天旋地转,止不住的泪水,如决堤的洪水一发而不可收拾!

童年的影子总是抹之不去的记忆。我的眼前时常浮现出,和我一样大小的伙伴们玩耍的身影。我们经常一起下河摸鱼,一起进山里掏小鸟,一起去偷别人家的果实。还一起抓石子,走四步丁,踢毽子,捉迷藏,还搞些狼吃羊的滑稽活动。

20100222_1c9908657ed0d4fc5c4d47r9i47N0fR0.jpg

 

每到夏季,我们去清澈的小河里洗澡,洗完澡后,经常一丝不挂的站在高高的石头上大声喊着:“拍!拍!拍麻杆,你的不干我的杆!”的口号!

儿时的记忆不胜枚举,太多太多了……

望着故居荒凉的土地,我的心中油然升起一种伤感和惆怅。如今老房子不在了,被磨得光滑透亮的石凳子不在了,那一张张纯朴的和蔼可亲的长辈们的容颜不在了。聋子奶不见了,父亲不见了,儿时的幼稚欢笑不见了。只有老宅子村北头,夹在石缝里的皂角树,和村南头偌大的碾盘,在寒风里,在漫山遍野的竹子掩映下吃力的颤抖着……

 

寻找儿时的记忆

 


标签:寻找 儿时 儿时的 记忆 

出处:琴台雨巷

网址:http://www.69311.net
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


相关评论

免责申明: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,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,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!

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,仅供网友研究探讨,本站不对验方、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。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

   站长QQ:372486681  QQ交流群:331328025  豫ICP备1301249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