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散文园地

细雪如诗  浅梦江南

时间:2018-4-13 15:56:48   作者:yuer860522   来源:作者原创   阅读:502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看一场雪落,盈一指风华,研一池水墨,画一季剪影,书一笺真情,说一段心语,入一回浅梦,凝一抹暗香,留一朵暖意,即便是隔着岁月的风烟,梦里的江南依然是旧时模样。。。。。。如此,就好!        &n...

细雪如诗  浅梦江南


细雪如诗 浅梦江南


青羽千影

 

看一场雪落,盈一指风华,研一池水墨,画一季剪影,书一笺真情,说一段心语,入一回浅梦,凝一抹暗香,留一朵暖意,即便是隔着岁月的风烟,梦里的江南依然是旧时模样......如此,就好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——题记

 

岁末,北风萧萧,带着对世俗的不屑和对浮华的冷漠呼啸而至。凌冽犀利的朔风拂过苍茫大地,冬就默默的站在身边,以往温润的江南,寒气逼人,那如丝如缕的烟雨幻化成经年不遇的大雪,洋洋洒洒漫天飞舞,雪花似乎也沾染了人间的张扬,不再是悄悄的飘落,她们高调的宣布自己的存在,在清冷的世界里演绎出盛天绽放的冰雪之舞。

 

季节的转角处,寒冷早已掩去最后一抹葱茏。静静地伫立在冬的阑珊处,品味飞雪飘来的清清凉意,拈一缕岁月的寒风,轻轻展开时光的卷轴,在自己的山河里孑然独行。梦在远方,化成幽幽一缕香,轻盈在的指尖萦绕。红尘婆娑,缘起缘灭,生命里所有的故事,都会在岁月的梗上渐渐淡去,近处的那些人,远去的那些事,都在生命里兜兜转转,雕琢成永恒。

 

有人说:雪,落在北方是天意使然,落在南方则是上苍的格外眷顾。想想也真是的,江南本

多情,淫雨霏霏的水乡,曾几何时见过细雪如诗,冰晶似梦,天地一色,飞絮倾城的浪漫景色。一场纷飞的大雪,仿佛让时光穿越,回到风烟俱净的那些年。煮雪烹茶,我在我的午夜,浅坐。盈盈的握着飘香的清茶。读山、读水、读流年、读曾经有过的梦、读生命中深深浅浅的足迹。烛光一样的温情穿过飞雪,滑向灵魂的深处。思绪,左顾右盼,只为奏一曲温馨的和弦,取悦自己。片片雪花落在窗前,落成薄薄的清词,如那浅浅的念,美的惊心,美的动魄。以风作笔,就让记忆的浅墨随着逝去的光阴书一笺心灵的独白吧。

 

少年的时候,如同飞旋于林野间任性无羁的风,携着惊雷,裹着狂沙,以磅礴之势命春红入墨,在花心挥洒点点诗韵,把春色肆意漫散于毫端。青石板上,油纸伞下,旋转着飞扬的青春;山野田间,烟雨柳岸,绽放着傲人的花蕾......随着流年的逝去,狂野的风渐渐安静了,带着魏晋的风骨,带着大唐的风雅,带着冷眼看世界的睿智,或淡淡的回旋于树梢云端;或洒脱的穿梭于青山碧水;或轻盈的旋舞于水榭歌坛;或温柔的缠绵于书斋画廊;或在淡笺素墨的阡陌中,吟着关于天地万物的歌谣;或在遥遥的青灯里,让诗意如蝶般在唐风宋雨里恣意蹁跹...... 

 

细雪如诗  浅梦江南

飞雪连天,浸染了江南。卷帘遥看满城轻絮,万树梨花,书斋里单曲回放着《落雪听禅》

静心聆听古琴禅韵,周遭的浮躁与喧嚣渐渐远去,惟有宁静和纯净,仿佛置身于红尘之外。

当飞雪踏着古琴的韵律在案头缱绻的时候,那些在岁月的沧桑里飘然成云烟的过往,便在清寂的深夜从灵魂的深处山一程水一程的辗转而来。扪心回眸,总觉得有些旧时的记忆没有变质的期限,她们在岁月的长河里绚烂成温馨。

 

在冬的断章里,雪色弥漫,冷云飘散,漫漫思绪倾于严寒的季节。儿时的心灵象一朵不染尘埃的雪花,追逐着岁月的脚步,奔跑着,跳跃着。孩提时的古道,黄昏枝头萧瑟,起风的时候,有婉转的旋律落在心间。湖水在霞光里渐行渐远,炊烟袅袅四散飘零,老梅的花骨朵全绽开了,在幽深的小巷里吐着芬芳。风起无声,雪落无痕,江南的雪啊,通常是零零星星的,白雪片片,红梅点点,悠远的江南丝竹,在芬芳如诗的光阴里绾成一朵朵温婉的小花。谁说冬日多寂寥?红尘的烟火在孩子的欢笑声里摇曳生香,孩子的心啊本就无尘,远处寒山寺寂寞的钟声和枫桥夜泊那一场旷古的忧伤,在孩子的眼里亦然是美的。是谁说地久天亦长,谁又说昨昔已被时光埋葬。好想拾起那一条隐隐约约的命运之绳,摇啊摇,摇啊摇,等着你,我儿时的伙伴,骑着竹马而来,唤我同去探寻那穹庐沧海,同在如水的光晕里去拥抱月影。同在漫天的飞雪中将点滴心事洒向浩瀚的夜空,让她们慢慢飘落,飘落到彼此的心田里,抽穗开花……也许这样多年之后,才有资格问一句,那年少的梦,可还在?

 

山迢迢,水悠悠,梦里孤寒。记忆中的水乡,澄清得如一汪碧清的流水。漫漫岁月中流淌着江南古镇的恬静。尤其是到了冬日,偶遇漫天飞舞的玉蝶,那雨巷的幽深,那断桥的景致,那无尘的雪韵,仿佛让人回到了唐诗宋词里的江南,唯美的意境无处不在。这美,停滞了岁月匆匆的步履;惊艳了光阴恋恋的眸光;释放了生命中的孤独寂寞。雪花飘飞,飘落多少牵挂眷恋;雪花轻舞,舞出多少思念缱绻。多想卷缩在父母温暖的羽翼之下,远离风霜雪雨的侵袭;多想沉浸在江南梦里,一醉千年。

 

可是啊,老天岂会事事随人愿!于是少小便离家,离开江南温婉的情怀;离开月白风清的恬静;离开轻烟淡水的家乡,单薄的双肩承载的是父辈厚重的期望,小小的心里是走向未知的忐忑,迷离的双眸满是陌生的繁华。我,一个从江南的烟雨中走来的女孩,努力的收藏起澄如清水的小小心灵,小心翼翼的踩着城市的节奏,试图融入十里洋场......也许孤单的孩子只会看见红色的月亮,那是太阳因怜惜他而染上的色彩,冷漠的孩子,只会听见无声的歌唱,那是风因疼爱他而吟出诗意的断章。在时间与时间之间,寂静是不存在的,那里只有浓墨重彩画就的灿烂。然而,不要问美丽的梦境是否永恒,有些因她而来的情愫,是不会磨灭的,她会牢牢的存于心房的一隅。

 

走在流年的风雪里,看着摩肩接踵的行人,一个人静静的驻足,一个人默默的回首,车水马龙的繁华都不属于我,灯红酒绿的热闹也离我好远,好远。而漫天纷飞的雪花却在我的双眸点上点点晶莹。伸出双手,让一朵一朵雪花落入掌心;微微昂首,让一片一片白雪轻染眉弯,悄悄地与雪花对话,忘了红尘的纷纷扰扰,淡泊了一颗饱受浮华渲染的心儿。许是看了太多的五光十色、姹紫嫣红,内心极渴望一份恬淡,一份安静,一份如冬一般的朴素干净,一份如雪似得纯洁无尘。

 

雪花漫舞,彰显着冬天里最美的时刻。独自在纷飞的大雪中缓步而行,慢慢欣赏那多年不遇的天风淅淅飞玉沙的极致雅韵,静静感受那玉蝶飞舞的清凉。我想,雪之所以迷人,在于它的无尘纯净,一场大雪下来,天地间洁白一片,世间万物银装素裹,茫茫红尘,累累俗世,一切都在雪花的覆盖下变得纯粹起来了。一个人静静的,听落雪的声音,慢慢的思绪也融入这银色的天地里,那些如莲的心事,随着雪花的飘零在西风里翩飞,在冬的深处,写意成岁月诗卷上一阕清浅的词。

 

风起雪落,剪烛西窗,回眸流年,一蓑烟雨,千树梨花,一朝晨曦,几夕晚霞,弹指之间,岁月已走过几多寒暑?心,被一串串的记忆落寞,遥望长空,问询南来北往的风:那飘泊的孤帆是否已经停泊在温暖的港湾?那孤飞的鸿雁可有找到遮风挡雨的栖息之地?经世的尘埃是否会掩去那些年里打马而过的美景?岁月的风沙是否会席卷那些年里兵荒马乱的不羁与轻狂?生命里的风声雨声飞雪声,是否会惊醒那些年里旖旎的梦幻?光阴的流逝是否会拭去那些年里的纯真和清欢?

 

走在清冷的陌上,独自享受冬的旷远,有一种世人皆醉我独醒的超然。回眸人生路,时间如白驹过隙,匆匆复匆匆。其实啊,最长的是时间,最短的也是时间。恍然而过,人生已经走出好远好远。昨天成了永远的昨天,而今天又成了昨天。周而复始,绵绵不息......。然而,谁的生命里没有风霜,哪个人的旅程中不是雨雪兼程。看着身边这些悄无声息的雪景在潜移默化,终于明白自己告别青春好多年了。时间可以轻易的把青春剪成烟花,挥手之间落尽繁华;时间也可以随意改写聚散离合,一挥手,一转身,君已陌路,海角天涯......雪花,在身边缱绻飞舞;心绪,弥漫在雪飞的时刻。无论是悲是喜,都在流年深处静静绽放。执一支竹笛,心音几许?在四季的轮回里,温婉成咏叹......

 

细雪如诗  浅梦江南

 

“篱下香飞尽,空山鸟无痕,” 寒风飘雪,冬,从来素净,从来寂寥;冬,是流年里最清瘦的一季。陌上清寒,冷冷的风吹过,长发飞舞,在雪中已然白了双鬓。其实,在冬的清冷世界里,又何须用太多的热情或太艳的色彩来装饰点缀呢。雪落在哪儿都分外美丽,玉蝶翩翩,梨花绽放,篱落晚烟,如诗如画。江南的雪应该是不慎从广寒宫里飞舞出来的,一路经过梅香的洇染,芬芳的绽放,落在眉间,书写一段光影故事,飘进心里,轻吟一曲岁月如歌,翩跹在冬的尾声里,拨动一弦落寞离殇。

 

总觉得一年四季,唯冬天最是短暂,甚至还来不及诉说未央的眷恋,已然依依作别。静静地伫立在风中,回眸远望,心意沉沉,缱绻飘飞,陌上,风景依旧,待到风停雪住以后,夜空中那轮上弦月的清辉依旧会落上我的案头,轻染我的眉弯。而我则还是那个剪时光为笺,挽清风作笔,书一卷心语,留一缕馨香的静默女子。都说年华匆匆,一如晨钟暮鼓,我却只愿守着月白风清,以安静出尘之姿,妆点红尘烟火。

 

细雪如诗  浅梦江南

 


标签:江南 

出处:琴台雨巷

网址:http://www.69311.net
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


相关评论

免责申明: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,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,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!

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,仅供网友研究探讨,本站不对验方、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。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

   站长QQ:372486681  QQ交流群:331328025  豫ICP备1301249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