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守望亲情

游子吟

时间:2018-4-23 15:24:34   作者:白晓辉   来源:琴台雨巷   阅读:125   评论:1
内容摘要:【散文天地】 白晓辉 | 游子吟 《游子吟》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。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。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

 白晓辉/游子吟


游子吟

游子吟
 

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。

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。

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

——孟郊

游子吟

第一次读这首诗,是三十年前。那时我八岁,还不知道作者孟郊是唐朝著名诗人,只是觉得诗写得好美,好崇拜他。那诗通俗易懂,又朗朗上口,读了几遍就记住了。多年后,随着年龄增长,更体会到了诗中母爱的深情!


2017年12月27日,我因第二天要去江苏太仓出差,母亲从平顶山乡下老家赶来给我带孩子。那天下午,我们一起闲聊,母亲突然问我:“你还记不记得,读高中的时候,我去给你送毛衣,你拉着妈的手死活不让走,给妈买了一碗面,打心里暖着,好感动啊!”我大吃一惊,一直以为只有自己还记得这件往事,没想到母亲也不曾忘记。母亲接着说:“我当时是多么想带你出去好好吃顿饭啊!可是,那时没钱,后来每次想起来都很后悔、难过!”原来母亲还隐藏着这样的心事,我只觉得鼻子发酸,强忍着眼泪没让它掉下来,思绪也回到了十九年前的冬天。


那是1998年的初冬,我在县城二高读书,寄宿学校,大约两周回家一次。当时,学校大门口东边有一排高大的白杨树,树南侧是一排砖瓦房教师宿舍。马一老师的儿子在宿舍里开个小饭馆,饭菜实惠、味道也很好,很多学生喜欢去吃。那天中午放学,我拿着快餐盒准备去买饭,走到大门口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,原来天气突然转冷,母亲给我送来一件刚刚织成的厚厚的浅黄色毛衣。母亲把毛衣往我怀里一塞,匆匆忙忙转身就跑。我急忙一把抓住她的手,要她吃完饭再走。母亲却说:“我现在不饿,回家再吃吧。”其实,我很清楚,她节俭惯了,不舍得花钱吃饭。学校离汽车站约一公里,车站离家约三十公里,算上走路和等车的时间,回到家里大约需要两个小时,早就过了吃午饭的时间。


出校门往西大约二十米的校园南墙根,当年有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太太每天推着一个简易快餐车卖热干面。餐车旁放个小煤火炉子,炉子上放一锅用鸡骨头熬制的鲜美鸡汤,还放有几个小板凳和一张三合板做的简易小桌子。我拉着母亲走过去,让她先坐下来,然后,向老太太要两碗面。母亲仍说她不饿回家再吃饭,坚持只买一碗给我吃,我不依。老太太就拿起一把很深的锥形笊篱,先抓了一把绿豆芽,放在笊篱里面,又抓了些面条放在豆芽上面。然后,把笊篱放入鸡汤里烫了一会儿,再把面条和豆芽倒进碗里,浇上粘稠的芝麻酱,那鸡汤香味和着芝麻酱香味扑鼻而来,好诱人呵!


老太太下了两碗热干面,放在小桌子上,可是母亲不肯吃,非要让我把两碗面都吃了。母亲不肯吃,我也不肯吃,就这样僵持着。老太太在一边看不惯了,说:“看你们娘俩,有啥好推让的。”然后批评母亲说:“你就吃吧,是孩子的一番心意。”母亲不好意思了,就和我坐在小桌子旁边一人一碗面吃了起来。那中午的阳光不冷,轻轻地洒在我们身上,觉得和煦又温暖,时光也仿佛缓慢下来!那温馨的场面,至今仍觉得清晰可见!

游子吟

这些年来我先去外地读书,毕业后忙忙碌碌!又因工作的原因四处奔波,一年到头要去多个城市出差,从中原到沿海,从北国到南疆,行迹不定。有时候下午还在北方的工厂出差,夜里又去南方的工厂上班,匆匆度过万里关山。我习以为常,也从来没有觉得有什么辛苦和危险。所以,才开始的时候,常常告诉母亲行踪,却发现往往刚刚到达目的地城市,就会接到她焦虑的电话:“到了吗?”听到我报平安她才安心。闲聊时她告诉我:“你每次出差,妈的心都揪成一团。”原来,尽管我已到中年,母亲对我的牵挂却从不曾减少分毫,为了让她不再担心,就不再告诉她具体行程,以免担惊受怕。


我的记忆中母亲一直年轻、漂亮、秀发乌黑,却从不曾发觉她已经悄悄变老。只是依稀记得十多年前,她开始偶尔有一、两根白发时,连忙照着镜子拔掉或者让父亲帮她拔掉,还偷偷笑她。这些年来,我来去匆匆,一年里难得和母亲见几次面,即使见面也很少坐下来促膝长谈。今天,难得闲暇,我们慢慢聊着,聊着,仔细看她却蓦然发现她早已青丝成雪,皱纹也悄悄爬上眼角、额头。随着年纪渐长,她不少事情慢慢淡忘,但关于我的点点滴滴,母亲却说像电影一样在脑海中清晰保留着。她说,小时候我常去外婆家住,晚上她突然很想我,虽然要往返二十多公里,但不接回我,她睡不着觉,还是骑自行车匆匆接回;她说,我小时候去外婆家过年,她和父亲在家觉得冷冷清清,心里空荡荡的,吃饭时就把菜里的瘦肉都挑在一边,等我回来吃。我这才恍然大悟,为什么小时候过年才买几斤肉,我却仿佛总有吃不完的瘦肉……

游子吟

她不停地叙说往事,我在旁边安静地听,偶尔插上一、两句,回忆里满是甜蜜、也有心酸和忧愁!尽管时光飞逝,只是那母爱,那曾如同潮水般澎湃、曾如岩浆般炽热、如今却又如春雨细无声的母爱,却从不曾减少分毫!人世间,还有什么爱能比母爱爱得更无私、爱得更纯、爱得更深呢?行文至此,以至凌晨,辍笔难眠,辗转反侧,耳畔仿佛有《游子吟》浅吟低唱……


2018/04/14


    作者简介:白晓辉,男,汉族,出生于河南省鲁山县磙子营乡后杨村,2003年大学毕业,现定居河南省开封市。



标签:游子 游子吟 

出处:琴台雨巷

网址:http://www.69311.net
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


上一篇:走过小巷(文/赵朝阳)
下一篇:没有了
相关评论

免责申明: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,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,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!

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,仅供网友研究探讨,本站不对验方、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。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

   站长QQ:372486681  QQ交流群:331328025  豫ICP备1301249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