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史海钩沉

一个女诗人的复仇

时间:2018-6-26 16:07:20   作者:少年怒马   来源:少年怒马微信公众号   阅读:256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多年以后,白居易每次来到元稹墓前,都会重复一句人生教训:让一个女人失去爱情,比让一个军阀失去权力更加危险。01815年,深秋。大唐超级网红白居易,被贬为江州司马,这是个闲差,没有实权。那天下午,浔阳江畔,白居易要送一个朋友离开。二人船头对饮,不忍分别。正在这时,...


一个女诗人的复仇


《亲切的金子》剧照



根据历史和瞎猜改编,如有雷同,纯属见鬼。


多年以后,白居易每次来到元稹墓前,都会重复一句人生教训:

让一个女人失去爱情,比让一个军阀失去权力更加危险。



01

815年,深秋。

大唐超级网红白居易,被贬为江州司马,这是个闲差,没有实权。


那天下午,浔阳江畔,白居易要送一个朋友离开。二人船头对饮,不忍分别。

正在这时,附近忽然飘来琵琶声,那声音很熟悉,一听就知道,是京城才有的名曲。

两船靠近,白居易与友人登船而上——他们要就着曲子下酒。


见有客来,伙计手脚麻利,船头小方桌上,已添酒上菜。船舱用竹帘隔开,微弱光线下,一个姑娘若隐若现。


有酒有歌有美女,此情此景,怎能少了诗?

白居易两眼盯着竹帘,歪头坏笑:

“敢问姑娘,可有纸笔?”


只听手指扫过琴弦,一个娇媚的女声:

“大人既是诗人,何不自备?”


白居易与友人相视一笑,只这一句,就可知这个女人不俗,他兴致更高了:

“姑娘好大的胆,竟敢私奏《霓裳羽衣曲》。”


“不奏此曲,怎能引得大人上船?”


“朝廷教坊大曲,私奏可是要杀头的。”


竹帘依旧,语气如常:

“我只是弹了贵妃的曲子,而有的人,却写了贵妃的八卦。要杀头,也有垫背的。”


白居易又惊又喜:

“你,认识我?”


“唱曲弹词的,谁不知道你白乐天。”


说着,姑娘递过来一沓纸。

那纸既不是民间常用的白色,也非公文常用的黄色,而是略带粉红。凑近鼻子,还有淡淡的芙蓉花香。


白居易是识货的,这种纸工艺复杂,加入各种花瓣,乃是川蜀第一才女薛涛发明,人称“薛涛筏”,是纸中极品,只在高级文人雅士间流传。

一个江湖卖唱的歌女怎么会有?他更惊讶了:

“你怎么会有薛涛笺?”


竹帘再次掀开一条缝,一只素手递出毛笔:

“本姑娘正是薛涛。”



02

白居易有点儿不敢相信。


薛涛诗才过人,英气不输男子,是川蜀歌伎界的当家花旦,大唐诗人达官凡去成都,“见薛涛”永远在行程之内。


几年前,他就从好友元稹那里听说过薛涛。元稹风流倜傥,阅女无数,但唯独对薛涛念念不忘,一个劲儿地炫耀性夸奖。


看得出来,元稹在薛涛那里,不仅留下了诗文,也留下了魂儿。二人的爱情故事,也早已是文坛公开的秘密。


只是,成都到江州千里之遥,薛涛为何来?又为何偏偏被他遇见?难道竟有如此巧合?


“薛姑娘知道我在这里,想必不是偶然经过,莫非,有事找我?”


“确有一事。”


“哦?说来听听”


“白大人既是因琴声上船,何不我作歌,你作诗,我们边唱边聊?”


白居易哈哈大笑:如此,甚好。他径直走向船舱,掀开竹帘。


在他面前,是一张难以形容、干净朴素的美人面,与他见过的所有歌女都不一样。这张脸上,有诗文滋养的光。


“果然才貌双美,元稹老弟艳福不浅”。


薛涛没有放下琵琶,她微微抬头,语气神情依然如谜:

“白大人过奖,可惜有人得福,而不知福。有人得祸,而不知祸。”


白居易更加迷惑,可还没等他说话,薛涛便波动琴弦。

琴声低沉,如泣如诉,他顿时起了忧伤,提起笔,开始写:

浔阳江头夜送客,枫叶荻花秋瑟瑟。

主人下马客在船,举酒欲饮无管弦。

醉不成欢惨将别,别时茫茫江浸月。

忽闻水上琵琶声,主人忘归客不发。

……

千呼万唤始出来,犹抱琵琶半遮面。

转轴拨弦三两声,未成曲调先有情。


一曲终了,薛涛瞄向白居易面前的诗句:

“都说大人当今第一诗才,今日领教,果不虚传。”


“诗,我已开写,方才说有人得祸,不知何解?”


大人因何贬此江州


“一言难尽,你一介女流,说了你也不懂。”


“所以说,你不知祸。”


白居易脸上,已经全无笑容,只有更多的迷惑:

“莫非,你知道武元衡案”


正为此而来”


许久,白居易没有接话。

外面明月高挂,水面银光闪烁。一束月光透过船舱,照在他42岁的脸上,格外惨白。


他把杯中酒一口喝下,望向窗外,思绪回到了几个月前——那个令人恐怖的夏日凌晨。



03

彼时,大唐帝国朝内宦官干政,骄横空前,朝外藩镇割据,公然跟朝廷对抗。更棘手的是,宦官集团与藩镇势力,早已暗中勾结。


文武百官分为两派,一派主张委曲求全,纵容藩镇“独立”,一派主张大兵开拔,收拾这些不听话的小弟。


在主战派里,职位最高、态度最坚决的人,就是当朝宰相武元衡


那天晚上,一天的朝堂喧嚣,总算安静下来,长安月色如洗。

武元衡站在院子的池台上,哎,要是这清风明月不会过去该多好啊。他提起笔,写了一首短诗:

夜久喧暂息,池台惟月明。

无因驻清景,日出事还生。


意思是:夜深了,喧嚣褪去,池台明月如此美好。可惜我不能把这美景留住,天一亮,又得去面对那一堆糟心的公务。


然而,这个深谋远虑的帝国宰相,却怎么也想不到,他已经没有机会看到明天的日出了。


五更时分,武元衡和往常一样,骑上马,走出相府。他的前面,一名骑马侍卫手持灯笼开路,后面,四名仆人跟随。

此时的长安城还在沉睡,大街上,除了负责宵禁的治安兵,只有上早朝的大唐官员。


一行人安静前行,穿过笔直的街道,来到了靖安坊。

突然,嗖的一声,侍卫手中的灯笼应声熄灭。武元衡是武将出身,那声音他太熟悉了,是白羽箭离弦的声音。


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嗖嗖嗖,又几支箭一齐射来。

侍卫从马上一头栽下,武元衡只感到腿部一阵剧痛,五个黑影从旁边飞出,奔他而来。

后面四名随从,两个倒在地上,另外两个见势不妙,扔下灯笼拔跑远。


一阵刀枪棍棒同时向武元衡袭来,他毫无还手之力。黑影中的一个,手持大刀狠狠砍下,武元衡人头落地。


而同一时刻,在不远处的通化坊,一位叫裴度的御史中丞,也遭遇了同样的袭击。只是裴度比较幸运,他的藤条帽子挡了一刀,等到了治安官兵,捡回一条命。


血腥弥漫长安,满朝惊骇。


在唐宪宗主持的案件分析大会上,很多官员不敢吭声,大家都知道,他们在朝堂上所说的每个字,第二天就会传到各个藩镇。

于是,又是一片“议和”之声,劝皇帝对藩镇好生安慰,以换取帝国的和平。(和自己的身家性命)


这时,一个小言官站了出来,他言辞激烈,慷慨陈词:

“我煌煌大堂,竟然连一个宰相都保护不了,全尸都没留下,这何止是谋杀,是对我大唐的羞辱!”


这个小言官,就是白居易。



04

又一阵琵琶声,把白居易拉回船舱。


“白大人可知,为何会把你贬到这里?”

薛涛手压琴弦。


“先说我越级进言,又给我扣了个不孝的罪名,可能朝廷真的不敢惹藩镇吧。”

白居易声音低沉。


“你黑朝廷不是一天两天了,打你小报告的信都好几抽屉,而皇上从未降罪于你,又怎么会因不孝贬职?”


“皇帝套路太深,我猜不透”


“大人有没有想过,皇帝其实是在保护你?”


白居易又是一脸迷惑:

“此话怎讲?”


“大人说要发兵藩镇,可这八方藩镇,相互勾连。凶手不明,怎么打?”


“这个我知道,但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”


“不是不做,而是秘密的做。在发兵之前,让大人您这样的复仇派退出朝堂,才能让真凶放松警惕。”


白居易脸上,有一种恍然大悟的神情,可突然,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。

“这些都是谁告诉你的?”


“这杀头的事,除了你的死党元稹,还能有谁?”


说着,薛涛把一张纸递给白居易,那是一首元稹的诗:

《闻乐天左降江州司马》

残灯无焰影幢幢,此夕闻君谪九江。

垂死病中惊坐起,暗风吹雨入寒窗。


“白大人被贬江州,元稹很担忧,’垂死病中惊坐起’,这个挨千刀的,对我,都没有这么上心。”


白居易嘿嘿一笑,元稹果然是好兄弟啊。


“我自被贬江州,这里突然多了一些可疑的人,敏感的事,从不敢书信传达,今日多谢薛姑娘告知。”


“大人不必谢我,我反要谢大人。”


“哦?这又是为什么?”


“为一个人”


“元稹?”


薛涛没有回答,而是指指桌上的笔,又弹起了琵琶,白居易会意,在《六幺》的曲调中,继续写:

弦弦掩抑声声思,似诉平生不得志。

低眉信手续续弹,说尽心中无限事。

轻拢慢捻抹复挑,初为《霓裳》后《六幺》

大弦嘈嘈如急雨,小弦切切如私语。

嘈嘈切切错杂弹,大珠小珠落玉盘。

间关莺语花底滑,幽咽泉流冰下难。


一曲又终,白居易搁下笔:

“元稹虽然风流,但还是思念你的。”


“白大人,我虽然受他所托来见你,但并非为他。”


“那是为谁”


薛涛略微迟疑,说出三个字:

“武元衡”


“这么说,你跟武元衡有…..”

白居易还没说出后半句,薛涛打断了他的话:

“武元衡对我,有恩情”


“什么恩情?”


“知遇之恩,赎身之情”


“哦?!愿闻其详”



05

船外静如止水,偶尔一两声乌啼。

船舱烛光摇曳,柔和的光线照在薛涛脸上,是两颗晶莹的泪珠。

她也拿起了酒杯:

“三年前在成都,我被流放松州,那里荒山野岭,野兽出没,周围的臭男人像苍蝇一样,当时,想死的心都有。”


“这事儿,我听元稹提起过。”白居易似乎在安慰她。


“直到有一天,武元衡来了。他是新上任的西川节度使。我想做最后一次努力,就给他写了一首诗:

《罚赴边上武相公》

按辔岭头寒复寒,微风细雨彻心肝。

但得放儿归舍去,山水屏风永不看。


我想,如果他救我于危难,我会感激他一辈子的。”


“后来呢?”


“后来,武大人真的给我回信了:

上客彻瑶琴,美人伤蕙心。

会因南国使,得放云海深。

我又回到了成都,他不但要帮我脱离乐籍,还上书朝廷,要让我做女校书”


“女人做校书?这可是我大唐从来没有的事啊”


“是啊,当时我就想,如果他愿意,我愿以身相许。只是没想到,武大人不久就被调往长安,我们有缘无份。”



“我明白了,武元衡被杀,激起了你的复仇心。”


“凡做坏事,皆有代价。”


白居易忽然干笑了几声,说:

“朝廷都不敢复仇,你一个女子,还是弹你的琴,写你的诗吧”


“那是因为,朝廷还没找到凶手”


“难道…..你知情?”



06

“是元稹告诉我的”

薛涛换掉燃烧尽的蜡烛,也喝了一杯酒,接着说:

“他现在也是被贬之人,得知你因此事贬到江州,特有一事,让我告诉你。”


白居易揉了揉眼睛,等着下面的话:


“那是事发前一个月,元稹出差,下榻蓝桥驿站。那天夜里,他买酒回来,经过一个房间。透过门缝,无意中看到当朝大太监的贴身总管,正在和一个似曾相识的人低声说话”。


“这,有什么异常?”


“本来无异常,只是他们提到了武元衡和裴度。”


“太监不得妄议国事,我就知道这帮人不安好心。”白居易愤愤地说。

“那么,另外那个人是谁呢?“


“元稹当时也没太在意,他走进房间正准备喝酒,门被一脚踢开,那个太监总管进来了,他大呼小叫,说整个驿站被他们包了,要元稹马上滚出去。他不答应,最后被那群人鞭打了一顿。”


白居易接过话茬:

“分明是太监恶人先告状。”


薛涛似乎沉浸在自己的思路里,继续说:

“元稹到了通州,越想这事越觉得不对。太监是狠毒,但不蠢。跟一个朝廷官员抢房间,这个理由,有点说不过去。”


“你是说,另有隐情?”


“武元衡遇刺后,大家都在提防藩镇,元稹突然想起,那晚跟太监总管在一起的人,竟然是尹少卿。”


“成德节度使王承宗的军师?”


“没错,就是他”


许久,白居易没有作声,这个消息足以证明,成德节度使王承宗,很可能是凶手之一。

甚至,顺藤摸瓜,还可能找到宦官集团的实锤。


薛涛的琵琶再次响起,这次的曲子,跟前面截然不同,节奏极快,音调清脆,不时有弹、挑、勾、扫技法,时而如银瓶碎地,时而如万马行军,时而,又像一块布被瞬间撕裂。


白居易蘸满墨汁,继续写那首长诗:

冰泉冷涩弦凝绝,凝绝不通声暂歇。

别有幽愁暗恨生,此时无声胜有声。

银瓶乍破水浆迸,铁骑突出刀枪鸣。

曲终收拨当心画,四弦一声如裂帛。

……



07

月已西斜,四周更安静了。

江风透过窗,有湿湿的寒意。船头的伙计,已经有均匀的鼾声,二人又加了酒,兴致不减。

白居易先开口:

“我有办法把消息传给皇上,半个月后,有个可靠的人….”


他还没说话,薛涛已经打断:

“我相信白大人可以办到,后面的事,我就不必知道了。”


“那,咱们聊点别的?”


“人人都说,白大人风流倜傥,怎么对我的身世一点也不好奇,看来我真的老了。”


白居易脸上的严肃消失了,气氛开始轻松起来:

“薛姑娘哪里话。来,说说你吧,不然这诗的下半段还真不好写。”


“我本是长安人,父亲是个小官,后来被调往成都,居家搬迁。本来,我也应该像普通女子那样,吟诗习字,长大找一个良人嫁了。”

说到这里,薛涛停顿了一下,面露忧伤。


“后来呢?”


“三年后,父亲突然去世,我们全家失去了依靠。那年,我才十二岁。”


白居易递上一方手帕,静静地听着,薛涛声音带着哽咽:

“那年起,我进了教坊。练琴、习诗、歌舞,尽是讨好男人的本事。酒席歌筵,我们作陪,如同男人的玩物。”


说到这里,白居易擦了一下额头。


“可即便这样,姐妹们也相互轻视,勾心斗角。每次教坊赛艺,我都是头筹,受尽嫉妒。哎,女人何苦为难女人。

后来年龄渐大,几个好姐妹,有的做了别人的侍妾,有的流落青楼,还有的,嫁了小商贩。而我,孤独至今。”


薛涛声音哀婉,白居易也不禁伤感起来,他揉一下朦胧泪眼,继续写:

自言本是京城女,家在虾蟆陵下住。

十三学得琵琶成,名属教坊第一部。

……

今年欢笑复明年,秋月春风等闲度。

弟走从军阿姨死,暮去朝来颜色故。

门前冷落鞍马稀,老大嫁作商人妇。

商人重利轻别离,前月浮梁买茶去。

……

我闻琵琶已叹息,又闻此语重唧唧。

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!

……

凄凄不似向前声,满座重闻皆掩泣。

座中泣下谁最多?江州司马青衫湿。


写到这里,他自然而然想到元稹。

这家伙着说薛涛才貌双全,没成想,她竟有如此坎坷的身世。

他想安慰她:

“薛姑娘,其实......元稹对你是真感情。”


薛涛干笑了一声,语气中有怨恨:

“是呀,他感情很真……对许多女人都真”。


“是是是,回头我帮你教训他。”

白居易露出一丝尴尬。


诗已经写完,他又重新读了一遍,没有涉及今天的敏感话题,也修改了薛涛的身份,就算这首诗像他的《长恨歌》一样唱红大唐,也没人知道主角是谁,更没人知道,在这个异乡的夜晚,他们都谈了什么。

嗯,没有疏漏,堪称完美。他把笔尖放在诗头,郑重地写上三个字:琵琶行。慢慢卷起,递给薛涛。


“白某荣幸,今日终于为薛姑娘写了一首诗。”


薛涛接过诗卷,又是一个神秘的微笑:

“不,白大人,是第二首。”


白居易充满疑惑:

“薛姑娘何出此言?”


“还记得您的这首诗吗?”

说着,薛涛从袖中拿出了一张纸。


白居易接过一看,顿时一阵紧张。那竟然是两年前,他酒后帮元稹写的“分手诗”。



08

彼时,薛涛在成都苦苦等待,而元稹处处留情,只哄新人笑,不闻旧人哭。

薛涛的情诗一封接一封,而元稹则不厌其烦。白居易大笔一挥,哥来帮你。


于是,他竟然以元稹朋友的身份,给未曾见过面的薛涛,写了一首诗:

峨眉山势接云霓,欲逐刘郎此路迷。

若似剡中容易到,春风犹隔武陵溪。

 

意思是:你在那么远的成都,要撩元稹,此路不通啊姑娘。就算你十里春风,想吹到他所在的剡中,中间还隔着迷宫一样的桃花源呢。


这首《与薛涛》本来是意气用事,交给驿站的公差后,白居易早就把它忘了。

没想到,薛涛竟一直留着。


如果不是黑纸白字,他一定不会承认。只是现在,听完薛涛的经历,他只觉得一阵愧疚。在她苦苦等待元稹的日子里,这首诗无疑给她雪上又加了一层霜。


船内光线已然明亮,外面传来渔夫悠扬的渔歌,天已经亮了。

白居易振作一下倦容,说:

“那都是酒后醉言,薛姑娘千万别当真。”


“酒后醉言?白大人还是留着给元稹说吧。”


白居易脸上,出现了更大的问号:

“给元稹说?什么意思?”


薛涛微微一笑:

“白大人是聪明人,想想看,你我孤男寡女,在船舱共度一宿。要是被元稹知道了……”

说着,她扬起手中那首新鲜出炉的《琵琶行》。


白居易顿时困意全无,他讽刺时政,被人说不忠;他母亲去世,朝廷以不孝治罪。元稹是他最好的朋友,如果薛涛演绎一番,他就会又多一项罪名:不义。

再说,他更不愿失去元稹这个朋友。


“薛姑娘,你到底要闹哪样?”


薛涛完全没了刚才的温婉,笑声比外面的渔歌还嘹亮,她再次扬起那首《琵琶行》:

你拆散我俩,我也要拆散你俩!


TEH END.

一个女诗人的复仇


标签:一个 诗人 人的 复仇 

出处:琴台雨巷

网址:http://www.69311.net
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


上一篇:赵希夷:被陈寿抹去的诸葛亮北伐
下一篇:没有了

免责申明: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,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,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!

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,仅供网友研究探讨,本站不对验方、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。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

   站长QQ:372486681  QQ交流群:331328025  豫ICP备1301249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