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散文园地

大山里的追梦人

时间:2015-11-12 9:52:16   作者:胡 晓 魏小妮   来源:鲁山简报   阅读:967   评论:5
内容摘要:1998年,他的散文,获得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征文一等奖,并进京领奖;1999到2002年,连续三届获得由中宣部、文化部、团中央、农民日报、中国文化报、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单位联办的全国农民读书征文一等奖或二等奖;2014年,他的散文“故乡月,边疆月”获得中宣部、新华网、人民...
大山里的追梦人
——记鲁山县农民作家赵英杰
文/图   胡  晓    魏小妮


  1998年,他的散文,获得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征文一等奖,并进京领奖;1999到2002年,连续三届获得由中宣部、文化部、团中央、农民日报、中国文化报、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单位联办的全国农民读书征文一等奖或二等奖;2014年,他的散文“故乡月,边疆月”获得中宣部、新华网、人民网、光明网等部门举办的“我们的中国梦,讲述中国故事”全球华人文艺作品征集文字类三等奖,也是河南省唯一的获奖作者,并参加了中央电视台举办的大型颁奖晚会;2015年,他的剧本“狗娃”获得全国微广播剧大赛三等奖;文学评论“震撼人心的南京大屠杀”获得“人民文学”近作短评征文银奖;他还被聘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乡村之声农民观察员;他的文章,先后在“平顶山日报”、 “平顶山人民广播电台”、 “河南人民广播电台”、“中央人民广播电台”等报刊、电台发表。
  他,叫赵英杰,河南省鲁山县张良镇芹菜沟村石圪尖组一位普通的农民,虽然已过不惑之年,但依然痴迷于文学。白天,种地;夜晚,作文,已经成为他三十年的习惯。按他自己的话说,种好自己的地,做好自己的人,写好自己的文,脚踏实地过好自己的生活,做做自己心中的梦,再苦再难的日子,都是平实和幸福的。初冬时节,笔者慕名叩开了这位农民作家之门。  

大山里的追梦人    憨厚朴实,话语不多的赵英杰热情地接待了我们。在赵英杰简陋的居家内,一本本荣誉证书为这个家增色不少。家里没有像样的家用电器,小隔间里的一台电脑却格外醒目,与这个贫寒的家是那么的格格不入。多年来,赵英杰的作品一直都是用手书写而成的,为了提高创作效率,40多岁的赵英杰学会了打字,凑钱买了一台组装电脑,解决了长期以来手书写作的问题。而这台电脑,也成了赵英杰的宝贝。在这个贫寒中不失书香的天地里,笔者不由得对这位农民作家的创作之路产生了浓厚兴趣。


怀揣梦想的山里娃



 赵英杰1968年出生于张良镇芹菜沟村一个叫石疙尖的小山村。这里地处鲁山与方城交界地,自古交通不便,农民生活贫困落后。赵家父母含辛茹苦抚养赵英杰兄妹六人长大、上学,父亲因劳累过度而过早病逝,母亲用柔弱的肩膀支撑起了一个家的重担。赵英杰从小热爱文学,1986年,赵英杰还是一名初三的学生,他的第一篇文章在《中国少年报》举办的“我的老师”征文中,获得全国三等奖,就是从那时开始,他心中萌生了“作家梦”,并用母亲卖鸡蛋的15元钱,参加了全国中学生文学讲习所的函授学习。同年夏天,他参加了首届全国中学生文学笔会,聆听了著名作家陆文夫、诗人朱红、散文家范培松等老师的讲课,理解了作文与做人的道理,更坚定了自己读好书、做好文、做好人的信念,也成为他今后再也没有放弃的理想。这一年,他的散文“怀念父亲”、“九一零,我最难忘”等文章在“江南雨”、“语文报”等报刊发表,他被县教师进修学校邀请到学校作报告,县教育局推荐他到鲁山一高学习,学校方面承诺不收学杂费。他满怀信心地憧憬着高中的学习,但因家里经济困难,母亲实在无力供他上学,就连最基本的生活费也拿不出。看着才四十出头的母亲已经白了的发,看着只有四岁的小妹,看着该成家的二哥,赵英杰忍痛放弃了学业,回乡务农。母亲知道自己孩子的心思,就在草屋里,用土坯做柱子,用木板做桌面,桌面上用捻子泥抹平,糊了报纸,给赵英杰做了个书桌,并说:“等有了钱,娘给你买个好书桌!你就自学吧!娘让你上不成学,娘一辈子亏心!”从此,18岁的赵英杰成了大山沟里不会干农活的农民,被人耻笑当了农民还整天拿着书本的农民,每当有人看见他上地了,口袋里还装着一本书,干活累了,就在地头看两眼时,人家都问他:“看哩啥书啊?还想读出个状元啊?现在啊!不会挣钱可不中,有了钱,啥都中了!”听着众人的议论,赵英杰什么也没说。

     
坚守梦想不言放弃


  赵英杰知道读书不一定读出黄金屋,不一定读出颜如玉,但读了,心里就不空虚;读了,心里就踏实。在他的生活里,最离不开两个物件,一是书,一是父亲留给他的收音机,书和收音机,让他枯焦的日子,变得有了滋味。就在这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里,在柴米油盐的变奏中,赵英杰自学读完了高中和大学中文系的课程。日子是艰苦的,可赵英杰每年都要挤出一部分开销,雷打不动订书报,而收音机也不知听坏了多少个。有一次,为了修收音机,赵英杰到自家叔那里想借3元钱,却被拒绝了,那位自家叔还说他,“整天就知道听、听、听,那广播里还能听出钱来?人家都忙着挣钱,你忙着当傻子。”听完一番数落,赵英杰伤心不已,默默地走回了家。在赵英杰心里,在那样的年代,广播是闭塞的山沟里与外界唯一沟通的桥梁,而他渴盼学习的心是那么的强烈。转眼间,赵英杰从一个乡村少年,变成了一个手上长满老茧的农民。1989年,赵英杰和杨希成等好友自发创办了“山溪”文学社,他们从手抄报,到油印报,到出版一期由著名诗人车前子题写报头大山里的追梦人

的“山溪”铅印报,文学社成员遍及全国各地,达300多人,不但河南人民广播电台在重要的新闻节目中播出,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也播发了赵英杰采写的长篇通讯“山溪之歌”,并获全国征文三等奖。他们这些“泥腿子”用自己散发着泥土味的文字,爱着生活,也追寻着自己的梦想。但流淌了十年的“山溪”,还是停办了,创办者一个个离乡背井打工去了,社员们一个个挣钱去了,只留下了赵英杰一个人。每每见了文友们,都在问:“英杰,你还在写啊?你还在读书啊?写、写,有啥意思呢?……”多年来,他听见了无数人对他的嘲笑,都没有动摇他在写作道路上前行的步伐

    

家人的支持是最大动力



  1993年,赵英杰与邻村一位热情善良的姑娘相爱并结婚。妻子是位知书达理的人,深知他热爱写作,婚后便在他们的里屋挨着窗户,又垒了一个新的土书桌,并把赵英杰的书整齐地码在上面,看着妻子做的这一切,赵英杰憨憨地笑了。赵英杰白天上山放羊、打柴、下田劳动,晚上挑灯读书、写作,文学、文字成为赵英杰精神的寄托。1995年,赵英杰的女儿诞生了,茅草屋里更加热闹了,但即使抱着闺女,赵英杰还在读他的书,常常陶醉书中,让女儿尿了裤子。妻子坐月子期间,亲朋好友送来鸡蛋,妻子说不喜欢吃,赵英杰就信了,每次给妻子做鸡蛋茶时就只用一两个,等妻子坐完月子,鸡蛋剩了一大筐,妻子就让他拿去卖掉换钱买书,这个时候,赵英杰才明白妻子的用意,他心里除了愧疚,更多的是感动。日子流水般地过,女儿长大了,儿子诞生了,还有母亲,身体也不如从前了。多年来,妻子跟着他也没享一天福,反倒为这个家无私付出,并全力支持着他,十几年从未买过新衣服。赵英杰常常为照顾不好家人而自责:自己挣不来什么钱,还这样痴迷读书写作,是不是真的错了?看到赵英杰的彷徨,妻子安慰说:“反正,你干的是正事,跟着你放心!”母亲安慰说:“娘斗大的字不识一个,也不知道你写的是啥,但俺知道你走的是正道,不管别人咋说,娘都支持你!”眼看着两个孩子一天天长大,各种开支越来越多,为了让赵英杰安心创作,2009年,妻子毅然背着行囊远走他乡打工,并对赵英杰说:“你在家既能照看一家老小,也不耽误庄稼活儿,更主要的是农闲还能搞创作,挣钱的事交给我。可能我们挣钱不多,但只要一家人平平安安就好,你的梦想更不能丢。”也正是因为有了家人的支持和理解,赵英杰才更加坚定了自己追梦的信心。

大山里的追梦人  
    采访期间,笔者拨通了赵英杰妻子的电话,当问及她对赵英杰痴迷文学的看法时,她说:“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,我嫁给他时就知道他是怎样的人,所以,我不后悔,我会全力支持他,让他离梦想更近些。”
  笔者了解到,目前赵英杰创作的两部反映农村生活的长篇小说已经成稿,他也希望能够得到有识之士的赏识和专家老师的指点,在合适的时候能结集出版。

  赵英杰是一个在外人眼里不会挣钱的“书呆子”,甚至是不懂世故的“傻瓜”,但他却是一个心怀梦想的淳朴的人。
  心中有梦,希望就不会走远。 不管生活的压力有多大,在追梦的路上,赵英杰始终没有放弃,执着地追求着。他用手中的笔为自己平凡的人生书写着梦想和希望,坚持和守望。祝福他!

标签:中央电视台 人民网 中国故事 河南省 文化部 
相关评论

免责申明: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,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,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!

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,仅供网友研究探讨,本站不对验方、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。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

   站长QQ:372486681  QQ交流群:331328025  豫ICP备1301249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