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史海钩沉

二十五、过河拆桥,成济冤成刀下鬼

时间:2016/2/28 10:50:21   作者:杨晓明 阎 嘉   来源:网络转载   阅读:310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【原典】  三国后期,魏国的大权逐步被司马氏所掌握。司马师废除曹芳,拥立魏文帝曹丕的长孙曹髦为帝。司马师死后,他弟弟司马昭继任大将军,朝廷大权仍然掌握在司马氏手中。  曹髦见曹氏的权威日渐丧失,司马昭越来越专横,心中愤恨不平,使写了一首《潜龙》诗来表达这种心情。他在诗中把自己比成受伤被困的龙,跃不出深渊,不能自由地上天...

 

 

  【原典】

 

  三国后期,魏国的大权逐步被司马氏所掌握。司马师废除曹芳,拥立魏文帝曹丕的长孙曹髦为帝。司马师死后,他弟弟司马昭继任大将军,朝廷大权仍然掌握在司马氏手中。

 

  曹髦见曹氏的权威日渐丧失,司马昭越来越专横,心中愤恨不平,使写了一首《潜龙》诗来表达这种心情。他在诗中把自己比成受伤被困的龙,跃不出深渊,不能自由地上天入地,只能在井底看着泥鳅、鳝鱼手舞足蹈,不得不藏起自己的爪牙。

 

  司马昭见到这首诗勃然大怒,在朝廷上大声斥责曹髦说:“我司马氏对魏国立过大功,你凭什么把我们比作泥鳅和鳝鱼?”

 

  曹髦吓得心惊胆战地回到后宫,觉得司马昭有篡夺帝位的野心,才敢这样当众羞辱自己。他认为这样的日子过不下去了,必须果断地采取措施,除掉司马昭。

 

  他召来大臣王沈、王经和王业等人,愤怒地对他们说:“司马昭的野心,是人所共知的。我不能坐受被废黜的侮辱,今天要与你们一起去讨伐他。”

 

  王经认为讨伐不能成功,劝曹髦慎重,而王沈和王业怕祸及自身,准备一出宫廷就向司马昭报告。曹髦迫不及待,拔剑登车,带领三百多侍卫和仆从向司马昭住宅进发。

 

  在半路上,曹髦遇到司马昭的亲信贾充和舍人成济带领数千人行进过来,他以为这些人是来杀自己的,便冲到前面高喊,“我是天子,你们杀君吗?”

 

  贾充的部下见是皇帝,不知怎么办,有些心虚。成济问贾充说:“情况不妙,你看怎么办好?”

 

  贾充大喝道:“司马公养你们,正是为了今天之事!该怎么办,还用问吗?”于是,成济跃马挺戈,将曹髦刺死在车中。

 

  曹髦死后,司马昭知道民心向着皇帝,为了洗刷自己杀害曹髦的罪责,将成济兄弟两人当作杀人凶手处死,并诛灭九族。

 

  【新说】

 

  功成之后,将事前帮助过的人一脚踢开乃至消灭、常常是不义之徒的惯用伎俩。既然已经过了“河”,当然就用不着“桥”啦。

 

  “拆桥”的意思有多种。

 

  或者为保存自己,寻找替罪羊,丢“卒”以保“车”。在杀曹髦的一幕中,成济便是一只替罪之羊、保车之卒。

 

  或者为掩盖事情真相,杀人以灭口,使真情成为永远无法破译的“谜”。

 

  或者怕帮忙者事后成为累赘,反过来要挟自己,干脆彻底脱掉干系,斩草除根,以防后患。或者担心帮忙者日后羽翼丰满,翅膀变硬,反客为主,将自己变作“桥”,于是必欲除之而后快。

 

  或者为了独享胜利果实,以满足私欲,将可能参与瓜分者一一逐开,免得都来分一杯羹。

 

  总而言之,拆桥者的主要动机可以归结为见利忘义。他处在主动地位,在欲望的驱使下,想怎么干就怎么干;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斗胆地干,也可以躲在阴暗之处悄悄地干,也可以借他人之手转嫁责任,还可以索性翻脸不认人。反正为了达到目的,可以不择手段。

 

  当桥的结局是不幸的。愿作桥者,多是亡命之徒、恋旧恩之辈、贪图小恩小惠之徒、有把柄被人抓住者,当然,也不排除受骗上当者。

 

  【典源】

 

  过河拆桥:语出《元曲选·康进之<李逵负荆>之三》:“你休得顺水推船,偏不许我过河拆桥。”

 

  成济冤成刀下鬼:事见《三国志·魏书·高贵乡公纪》。


标签:大将军 魏文帝 心情 

出处:琴台雨巷

网址:http://www.69311.net
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


相关评论

免责申明: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,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,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!

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,仅供网友研究探讨,本站不对验方、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。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

   站长QQ:372486681  QQ交流群:331328025  豫ICP备13012498号